Inner Circle

© 2013 Kye. All rights reserved.

Inner Circle 軌道交通4號線內環線,在地圖上是順時針運行的線路,車厢進門位置有四個吊環,四個吊環平均分布在環形鋼管上.由上海火車站出發,因為這裡是我來到這個城市踏上的第一塊土地.行程結束在中潭路也是個奇怪的偶然. 14:22開始的行程,17:36結束. 每到一站便下車拍站牌,去發現有意思的景物,基本是到一站換一車,所以耗時較長. 夜晚後光線太差拍的效果也就那樣了.拍得也比較隨意,已經沒把自己當美術生了. 從海倫路站到宜山路站列車都在地下,幾乎沒有發現有意思的拍攝目標,地面站台多被防護栏包圍,能拍到的比較少.

相對幸福

© 2013 Kye. All rights reserved.

不自覺地進入了反省模式,站得高高的,遠遠的,看自己的世界,看自己做過的事,說過的話. 至今仍在懷念兩年前那個中秋,撿起兩件衣服作為行裝自信滿滿登上成都到上海最慢的列車,一路上旅行的人們上了下,下了上,身邊坐著的旅伴換掉一個又一個,和他們聊起從哪裡來,將去何處,我毫不避諱,因為清楚地知道,我們之間的緣份只不過是匆忙流逝的那幾個小時.望向窗外,是陌生的山,陌生的水,陌生的行人,陌生的道路.試著想像過這裡發生過什麼,卻無從聯想.那麼陌生的旅行卻感覺那麼親切,仿佛一切都是宿命,早已確定. 似乎沒有告訴過任何人,踏上旅途那一刻,其實並不知曉自己的未來將會如何,至今仍然敬佩當年那個我的魄力和勇氣,我相信,那是我人生中的巨變.我相信自己便是在那一刻長大. 未來的發展似乎沒有想的中的曲折,當一個人對未來無比確認的時候,一切都會順理成章地展開,我得到了我曾朝思夢想的職業,做上自己熱愛的事.對一切的好奇成為之後一路順風的鋪垫,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成為一個項目的領頭人在我的預想中沒有來得這麼快,一年.這個成長太快,太急,為自己之後的失埋下深深的伏筆.我依然感謝那些器重我的人,信任我的人,可是我真的在角色變換中沒有適應過來,我以為我該服從,其實我該引導了.當自己發現扮演的角色有所不對的時候為時已晚.我做了無數的努力,無數的掙扎,所有即定的事實都已經無力回天.當我老了的那一天,我可以笑著對別人說,那時我年少輕狂.其實在自己內心中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的無能. 本該感謝那位幫助自己整理好那些失敗的零亂經驗的人,他讓我學會很多東西,他對我吐露他的心事,可是敏感的內心還是無法容忍別人那些無關痛癢的瑕疵,以至於在之後漸行漸遠.相信自己在最後能看透這些事理,但是現在還是只能對不起,謝謝.我們都是凡人,得道本非朝夕,相信有一天,那位幫助我的人能得到他的道. 解剖自己的內心,發現在心中占領最大的還是情.若是這樣,也活該自己一直為情所困,該放下的時候一直放不下,對於過往一直耿耿於懷,無法釋然,該愛的時候沒有學會如何去愛,一直為自己的幼稚掙扎得死去活來,學會去愛了卻不敢去愛,把自己保護在一個囚牢裡,不聞不問,無動於衷.那些愛過我,被我愛過的姑娘們啊,抱歉讓妳們在錯誤的時間遇到我.謝謝妳們在我的年少時把妳們最美的時光交給了我,讓我學會成熟,接受成長.妳們也不可能永遠活在我的世界裡,是時候和妳們告別了,妳們會幸福吧.若是有緣在見,請給我一秒,讓我說一聲謝謝. 望向窗外,燈火闌珊.那些一去不返的美好時光依然歷歷在目.我說過,如果我說自己忘記了,是我不願提起.彼時的我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往,那些記憶如困在失修大垻中的洪水,一觸即發.而此時,我終於放下,一切順其自然.

我眼中的遊戲策劃

© 2013 Kye. All rights reserved.

進入這個圈子有一段很漫長的時間了,對於自己的職業,我想談一談。 遊戲策劃——一個在遊戲研發中定位不明確的職業,不需要專業的程式架構設計能力,不需要專業的美術設計能力,一直以來,很難說清楚這個職業究竟需要什麼樣的專業能力。 所有的研發團隊中,總有人擔任這一職業。英文中被稱為Game Designer,直譯為遊戲設計師,為什麼Game Designer等同于策劃呢?因為負責程式設計的被稱為程式設計,負責美術的稱為美術設計,Game Designer就被定位於整個遊戲的設計。因為這個定位,在歐美公司,Game Designer被作為遊戲的靈魂,而他們的作品也如其他研發部門的成果一樣優雅,趨近完美,飽含深度。在臺灣和日本,這一職業叫做遊戲企劃。現在漢語的魅力開始體現出來,企——目標,《說文解字》:舉踵也。從人止聲。,古文企從足。去智切。舉踵,踮起腳後跟。企劃的職能就包含對於遊戲產品的目標前瞻。劃——動力,《說文解字》:錐刀曰劃。從刀從畫,畫亦聲。呼麥切。即對產品研發的推動作用。在解釋企劃的時候,我有意將Game Designer產出的產品——作品,替換為產品,在這裡,這一職業的職能開發發生了變化,由對於遊戲的設計轉變為對產品目標的設計,並且開始扮演推動項目前進的動力。 終於輪到“遊戲策劃”了。 首先開始剖析“策劃”這個詞,策——方法,《說文解字》:馬箠也。從竹朿聲。楚革切。馬箠,趕馬用的竹鞭。如果作為動詞,我們可以理解為設計方法。劃可以同企劃中的劃理解成一樣。那麼策劃的工作就是推動設計方法完成專案。策劃的目標在哪裡呢?方法裡,你需要做一個賺錢的遊戲,那你需要設計賺錢的方法;你需要做一個有深度的遊戲,那你需要設計發現深度的方法。這就是所謂的獻計獻策。 曾經在一份遊戲大綱上看到這樣一段描述:“目標使用者:18-30歲左右的有一定經濟實力的男性用戶為主,吸引該年齡段的女性用戶”。那是剛進入遊戲圈子,充滿好奇心求知欲,第一感覺是目標無比重要,這沒錯,但是這段描述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面誤導了我對目標的認識。簡單以年齡段區分遊戲的目標使用者顯然是不明智不合理的,年齡段裡有玩過眾多遊戲的資深玩家,有對某類型遊戲有特殊偏好的玩家,有願意花錢的玩家,有願意花時間的玩家……有錢,玩家不一定就會在你的遊戲裡花錢,有時間,玩家不一定在你的遊戲裡花時間,為什麼?因為對於目標使用者的認識和理解不深刻。 第一個遊戲失敗以後,我開始研究對遊戲的設計,機緣之下開始體驗《征途2S》,我想明白為什麼做的如此不藝術的遊戲能夠那麼成功,獲得那麼巨大的用戶市場。由此,我開始發現什麼才是遊戲的目標使用者,目標使用者或許應該以性格進行區分。不花錢性格的人就是不花錢,不愛玩的人你的遊戲做得多麼出色他都不會玩,孤獨的人社交做的再出色他依然一個人晃蕩。 百度中搜索“傳奇”,返還1億個結果;搜索“魔獸”,返還1億個結果。說明什麼?各種性格類型的用戶是平均分佈的。反觀兩個遊戲的收入呢,在內地,傳奇的收入超過魔獸。可以看到為什麼史玉柱為什麼做了一個征途。研發成本低,收入高。征途真正成功的地方還是在於成功地把握了目標使用者,吸引了大批拉幫結派肆意砸錢的樂消費用戶。由此,策劃最為出色的技能是把握目標,留下屬於你遊戲的玩家。就像娶媳婦,娶一個愛你的比娶一個你愛的過的幸福。

秋悲秋

© 2013 Kye. All rights reserved.

似乎過了兒女情長的年紀了,讓自己向前看,將這一切串連起來,於是,人生中只有孽緣,還是希望有段穩定的感情,不離不棄,一直到老,若不確定善終,就不必開始.

轉載-写在开发停掉以后,纪念一个做了3年的项目-和我項目的情況有幾分相似

文章配圖 © 2013 Kye. All rights reserved.

注:这是一篇来自凤梨罐头的博客 一,大方向:没想好就开始,绕了弯路。 用U3来做CF。导致项目走弯路,原因简单来说:就是项目初期上马太快,没考虑清楚项目目标。如果说只是抄CF,也许早就可以投入市场了。但是这肯定是行不通的。 1,难度大,用好的引擎不代表开发周期就会缩短。 2,即使美术资源各种压缩,配置也无法降低,客户端大小也无法有效控制; 3,CF最大的强处,就是射击游戏PVP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流畅性,老实讲,U3这方面不是很好,以国内网吧的机器配置,很难保证流畅。 综上所述,基本上,在项目初期,老板和策划的想法:“用U3快速抄一个CF,只是画面上比CF好。”,是行不通的。 那么我们在这条路上浪费了多少时间呢?1年。也许还不止。也就是说,我们向着一个错误的目标,努力了一年。好比用西餐的厨具来做回锅肉。就是说,大方向上有失误。一年后的测试失败后,才开始调整,提出很多新的想法。但是也还是太晚。导致很多想法无法实现。如果让我们现在来做决定,肯定是先做PVE,弱化PVP. 二,团队构成:经验欠缺。 另一个方面,团队人员缺乏此类型游戏的制作经验,特别是场景LA和LD.早期美术资源的架构,优化都不合理,缺乏经验。导致我们2年后还在对最开始做的场景做优化工作。 另外,领导和策划对此类型游戏美术需求也不了解,强行要求场景风格多变,并且不准自主设计关卡布局。导致后期很多场景资源无法复用,客户端过大,无法缩小,某些地图关卡布局抄袭严重。 我特别深刻的印象是老板一定要求在前期就要求规划好所有场景主题,并且点名了大英博物馆,马尔代夫,白宫等地理特点明显的场景,此类场景资源完全无法和其他场景共用,你们都应该清楚老板点名,或者说举例的东西,如果不做,是什么后果。 可见初期的团队,其实在这种类型游戏的制作上是没有经验的,然后有话语权的人不懂,懂的人没有话语权,而且,懂的人确实不多。这些也是从决策层来看,失误的地方。 3年前,PD没玩过射击游戏,他后来才被活生生的折磨成了FPS玩家。虽然说后面很多LA和LD,包括程序都成长起来,但是却流失严重,相继去了TX。最开始的执行策划也离职去做网页游戏了。 三,核心人员:严重不足,不断流失 既然说到人员流失,就谈一下团队的人员构成,核心人员太少,LD和LA是稀缺人员,数量过少,程序也是稀缺核心人员,但是核心的生产力一直成问题,这些是一开始就埋下的因,后果就是我们做了3年这么久,但是游戏中玩家付费方面的功能几乎就没有做过,最后的运营数据也证明,留存和有效新增不错,但是付费率,up值太低,你一个游戏,花钱的地方都没有,怎么让玩家花钱? 第一年开发,完全是摸索阶段,在最重要的第二年,长期只有3-4个程序在全职做,一个U3游戏,一个投资上千万的游戏,居然只有3个程序员,放任何公司也说不过去,而策划方面,主策划只有1/3时间和精力,前面两年,执行策划只有一个,后面增加了一个也是兼职,策划人数少就算了,前前后后还换过很多人,这个人来做两天,走掉,那个人又接着来做,数值策划严重不足。 比如说枪械调整,是主美在做,不是我自己非要来做这个,实在是没人做,因为整个项目对枪械数据最熟悉,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我自己。 早期参与枪械参数的人,都已经离职了。到后面已经无法转给其他人了。而且要找到这样的人,也非常困难。策划那边对这类型游戏有体验的人不多,美术这边人就更少了。为什么在重要,核心的岗位,人力这么少?核心人员不足的情况下,公司还立了一个u3项目,这是一件我十分无法理解的事情。 当时几乎有一半的核心人员跑去做,特别是程序上,还出现2个项目共用程序员的情况。在项目的第二年,第三年,我们的进度非常慢。虽然说游戏本身在大家的努力下,还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基本上就是核心人员被累死的状态。我在那一年,几乎天天都是加班状态,整个美术中心很少有比我们晚走的。也是在这一年,TX在公司旁边的酒店里招聘挖角。 四,资源生产过剩:工厂式生产和管理,导致美术资源无法有效的为游戏所用 与核心人员不足对应的是基础美术人员过多,说到这里,就可以说说公司的绩效制度以及上市后的大招聘。 我刚到FZ的时候,公司招了很多人,包括U3这边也是,这么多人,总要有项目做啊,而且公司这个时候还不愿意开掉很多自己重金招聘的高级美术人员,可以说,这个时候美术中心(包括U3开发部)人力是过剩的,我们的立项,以及后来U3项目的立项,都有这方面原因。 如果在别的公司,不是绩效制度,那么通常的做法是裁员,但是公司是绩效制,那么对很多中层管理者来讲,有项目做,对大家都有好处。而且,重要的是,公司不愿意裁员,我不知道这个和上市后的业绩有什么关系,总之就是能不裁,尽量不裁。 特别有趣的一个故事是,我当时有一个非常想劝退的人,上面的领导要求我们多考虑,这边不行,尽量先安排到其他部门去看看。 当时的公司跟现在几乎相反,当时是尽量有活让自己的人做,不像现在,有活尽量外包,自己人待命,或者压缩工时。说到底,就是核心人员走得太多,只剩下资源制作人员,最后项目拖垮后,大家都没有活了。 说回以前,那个时候没人会反对立项,那么立项之后呢? 几乎完全没有空档期,没有前期的技术研发期,马上就要开始资源生产才行,这就是网龙特色的“资源先行”,资源架构,复用什么的,都没有考虑清楚,各方面的压力要求你马上做出美术规划,然后美术那边马上大批量开始生产,所有人动起来。 前期这样生产出来的资源,让我们后期修改优化吃尽了苦头。这方面有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比如领导要求先规划出所有美术资源,比如项目管理部天天催你资源生产时间表。这方面的巨大压力,造成核心规划人员无法冷静思考游戏的合理架构,包括玩法,资源复用等方面。也无法在资源规格,做法上做尝试。很多美术资源是完全不合理的。无法有效的成为游戏内容。 绩效,成为很多人,很多环节的指标,工厂式的资源生产,工厂式的管理方法,使得很多资源被浪费。 另外,使得很多美术人员安于资源生产的现状,他们失去了思考能力,变得只做资源,不从游戏角度和玩家角度考虑。我们后期在修改优化这些内容的时候,都经常是啼笑皆非。 五,运营介入太晚:在初期没有介入,后期的介入修改只会让游戏看上去未完成,四不像。 这方面我不是吐槽运营的同学不给力,而是你们来得太晚,同时,公司确实没有好的平台。也不给运营资源。在不给运营资源方面,原因很多,市场环境恶化,运营做事的同学没有话语权,捉襟见肘等等等等,过多的猜测我就不列举了。 问题是,既然没有平台优势,为什么当时要做?为什么做的时候没有找过卖家?开始的2年,根本就没有想过如何卖的问题,等到第三年的时候,发现已经卖不出去了。更别提自己也不敢运营。 虽然说端游集体萎缩,市场环境恶劣,但是平心而论,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团队就没有想过运营2个字。正是因为运营介入太晚,导致游戏基本已经没有修改可能,运营提的修改需求能够完成的,屈指可数。 这里说个题外话,第二年的时候,迅雷是有意向来买的,但是那个时候公司层面根本没考虑过要卖。不得不说,网龙在很多方面走在别人前面,给人有些慧眼独到的感觉。其实还是让很多机会从自己手边溜走了的。 另外,再吐槽一下,从kx,ty,bxjg开始,到wx,DK的相继覆没,确实让投资人心惊胆跳,谈运营色变,于是走到另一个极端,花了3000w做一个游戏,最后连20w的国内内测都不愿意做,要说倒霉,也挺倒霉的,以前人家愿意花钱,在bxjg这样的项目上都愿意花,现在不愿意花了。你能怎么地。 六,即使如此:即便游戏最后是这样结果,我仍然没有后悔这些付出。 在上述这样那样的情况,因素下,项目还是走到了现在这一步,即便有那么多失误,那么多无奈,我们还是最近这几年公司内端游完成度最高的。游戏里还是不乏很多天才的创意,流畅度,画面也能让自己满意,也得到了很多玩家的好评。放眼国内,很多方面我们都可以说交出了满意的答卷。就目前的产品形态来讲,我还是很有信心,虽然在我看来,某些方面完成度太低。 我们只是缺临门一脚,但是已经没有踢出去的机会,因为3年的时间,机会已经溜走了。如果可以早一年到现在的完成度,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 … Continue reading